-

亞洲娛樂社群:採用P2P程式若觀賞本站不順暢(LAG)或者看不到的網友,請善用P2P概念,分享給朋友,越多人同時觀看,速度越快越穩定!

亞洲娛樂社群】鄉民公告:游客只能觀看到免費的版塊,想觀看更多影片、寫真、外掛、請"加入會員"記得要收到確認信否則帳號會失效, 建議IE│解析度 1280 X 1024 或以上 。

亞洲娛樂社群-情色|酒店|茶莊|動漫|生活|遊戲|娛樂|網路|慈濟|簽賭|電視|PHPWind資訊整合網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亞洲娛樂社群,本欄位廣告出租。
查看: 990|回復: 0

[短篇] 我與欲望強烈的班主任、媽媽

  [複製鏈接]

1647

主題

1

聽眾

1648

積分

董事長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在線時間
143 小時
UID
29239
帖子
1648
主題
1647
回帖量
22 次
精華
0
積分
1648
威望
2557 懸賞獎金
金錢
2411 貝里
性別
保密
註冊時間
2012-5-23
最後登錄
2014-10-20
發表於 2014-10-12 06:37:37 |顯示全部樓層
24H免費視訊,包含情色A片.AV色情,視訊美女,成人視訊,美女,交友,聊天室,色情視訊,遊戲線上,情色網站內容,依
   美好的日子就這樣一晃而過。一下了就過了幾個月,迎來了中國曆史上不平
凡的1972年,這一年,我20歲了。
  72年的時候,那個林副統帥倒台了,當年批評過林副統帥的碧如老師的愛
人得到了平反,又回到北京軍區工作了,碧如老師也得到了平反,可以回北京和
家人團聚了。
  她要走的前一天,她突然提出要來看我的爸爸,我想她可能是想要帶我一起
北京吧,因爲她常說我是個聰明的孩子,會有前途的。
  于是我很高興地把她帶到家里來。
  爸爸對碧如老師的到訪感到很高興,他的腳不行,已經躺在床上兩年多了,
他常聽我談起碧如老師的事,所以也很想見一見她。
  當他見到碧如老師的時候,我可以感覺到他眼中放射出的那種光芒,一種我
從來沒見過的光芒,畢竟,他在小山村中呆了一輩子,從來沒見象碧如老師這樣
又成熟又美麗的女人。
  我甚至突然有點可憐他了,畢竟,在我還沒有懂事的時候媽媽就死了。
  說幾句家常之后,碧如老師表達了要帶我到北京深造的意思,我心喜若狂,
我想爸爸一定不會反對的。
  爸爸想了一會,突然對我說:“小明,你出去一下,我有點事情想跟你們老
師好好談一談”。
  我應了一聲,只好退了出來,並隨手把房門帶上了,不知道爸爸要跟老師說
些什麽,難道連我也不能知道嗎?走出了房門的我,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又忍
不住折了回來,爸爸那間房的木門有一個不大不小的裂口,我透過裂口,剛好可
以看見里邊的情形,還以聽到里邊的聲音。
  爸爸看了看門口,估計我走開了,這才打開了話匣了。
  “方老師,我跟你說實話吧,其實小明不是我親生孩子。”此言一出,不單
是我,連碧如老師也吃了一驚。
  “這……是真的嗎?小明他知道嗎?”碧如老師忙問道。
  “唉,小明他不知道,我一直沒敢告訴他,我也不知道該怎麽跟他說呀,可
是,這不說又不行,你看我這身子,萬一哪天……唉,我可不想老守著這個秘密
呀,方老師,你是有文化的,這小村子里,我也就信得過你,既然你有心要帶小
明到北京去,那是他的福氣,我不會反對的,我會照顧我自己的,所以我決定告
訴你,如果有天我不行了,我想讓你再告訴小明吧,我真的不想直接跟他說。”
  “小明爸,你千萬別這麽說,你還是先說一說,我們再來想想辦法吧。”碧
如老師說。
  我看到爸爸咳了幾下,他整個人仿佛陷入了沈思之中,我的心莫名地跳了起
來,我知道,有一個有關于我的秘密就要從爸爸的口中說出來了。
  “方老師,我牛國民不是南方本地人,我以前的老家在陝北,老區啊,你一
定知道的。”
  碧如老師點了點頭,爸爸又接著說,“那一年應該是56年,那時候我還在
陝北的農村里,是個光棍,有一天一場特大的沙塵暴過后,我進山放羊,看到一
個女解放軍戰士受了傷,懷里還抱了個嬰兒,于是我就救了她。”
  爸爸正說到這的時候,我發覺碧如老師好象開始激動起來,她突然一下打斷
了爸爸的話,顫聲說道:“你說的那個女解放軍戰士是不是中等個頭,嘴角有顆
痣的,叫余紅?”
  “對呀,你……方老師,你怎麽知道?”
  “老牛,你說下去。”
  碧如老師這時候的表情很激動,好象要哭起來的樣子。
  我的心也跟著“咚咚”的跳,似乎有了某種預感。
  “那時候我救了她,把她帶回了家,在村里人的幫助下,把她給救活了,她
可能是被大風從別的地方巻到我們那個村的,腦子撞傷了,所以她有點不清醒,
當時問她是哪個部隊的,她說不出來,她只知道自己叫余紅。
  我就只好收留了她,也收留了那個小嬰兒,就是現在的小明,后來我和那個
女解放軍戰士結了婚,但是婚后才幾個月她的腦病發作,就過世了。“
  我不是爸爸兒子?!這……怎麽可能,我……他養了我十幾年,居然沒有告
訴我,這是爲什麽?
  我按捺住自己的心情,繼續往下聽。
  “那當時那個嬰兒是不是脖子上有塊綠色的玉?”這下是碧如老師問了。
  “是啊,方老師,你……你怎麽知道的?你看,就是這塊。”爸爸說著,從
枕頭下面摸出了一個小東西,交給了碧如老師。
  碧如老師接過那個東西,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方……方老師,你……你
怎麽了?”
  “我……嗚……嗚……我不知道該說什麽好,我……老牛,我告訴你,我真
沒想到會有這麽巧,其實,小明他……他是我的孩子!”
  那一瞬間的爸爸還有屋外的我都呆住了,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
能,這不可能!
  “方……方老師,你別哭,你說,這……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碧如老師擦了擦眼淚,定了定神。說道:“那一年國家正在搞西北的軍事基
地,三線工程,我和我們家的……也就是小明的親生父親,他那時候是兵團的師
長,一起到奉命到陝北去,那時候我剛生了小明,有一天,我們在野外扎營的時
候,碰上了沙塵暴,當時我把小明交給我身過的一個女警衛員抱著,幫著戰士們
保護設備,我們當時不知道風暴的厲害,還以爲一下就沒事了,沒想到一陣大的
龍巻風過來,我身邊的好幾個戰士都被吹走了,也包括那個女戰士和小明。沒想
到,吹到你們村里去了……后來我們派人四處尋找,因爲條件惡劣,都沒辦法找
到,國家的任務又急,所以只能忍痛走了,再后來因爲進駐到了原子彈基地,不
能和外邊聯絡了,也就不好再找了。前幾年我們返京之后也到陝北找過,沒想到
你們到南方來了。”
  “唉,老天爺真是捉弄人呀!”
  爸爸說道,“余紅死了之后,陝北的基地就建好了,我們附近的村民也都秘
密地遷到各地去了,所以也沒留下任何的消息。”
  “原來如此,老天爺真是捉弄人呀,還好,沒想到竟然在這里碰上了你們,
真是……”
  碧如老師說著,又忍不住哭了起來,我一個人坐在外邊,腦子里一片茫然,
不知再想什麽,只是呆呆的坐在了那里。
  “方老師,既然是這樣,那我們把小明叫進來告訴他吧,讓他也高興一下,
原來他竟然是個將軍的兒子,怪不得他生來就那麽聰明。”
  “好的,我都忘了!”
  碧如老師說著,就站起了身來,我正不知如何是好,就看見碧如老師一下又
站住了,她好象想到了什麽,“這……我還是晚點找個時間再告訴他好了,我…
我怕他一下接受不了……我……”
  碧如老師說著就坐在了椅子上,一時間似乎犯難了,我也一下想到了什麽,
從剛才的失神中醒來,一股熱血沖了上來,天啊,她,她是我的親生母親!不可
能,這……這不可能!我們已經……
  “那…………方老師,小明就交給你了,你就帶他上北京吧,這十幾年來,
我…唉,只要以后他有出息的時候,你記得叫他來看看我就行了,我牛國民這一
輩子,收養了一位將軍的兒子,我也就滿足了。”
  碧如老師走到了爸爸的跟前,說道:“老牛,真的謝謝你這麽多年來對小明
的照顧,大恩不言謝,我真不知該說些什麽才好,你看,你有什麽要求盡管說,
只要我能辦到的,我一定聲替你辦,不然我回北京后讓我們家老王辦也行,你盡
管說。”
  爸爸聽了,沈默了好一陣子,久久不說話。
  “老牛,你……”
  “方老師,說出來不怕你怪我,我這願望,唉……”
  “老牛,你說,沒事的,我不會怪你的”
  爸爸又是一陣的沈默,終于說了:“我知道我牛國民到了這份上,也沒有什
麽可盼的了,我就盼著死后能和我那老婆在陰間相會,我和她結婚不久后她就死
了,我對不住她呀,我……其實我和她還沒有…還沒有那個…你……方老師……
你知道的。”
  我不禁愣住了,我看到碧如老師紅著臉點了點頭。
  “她當時身體不好,我也不勉強她,沒想她會去得這麽早,我們老家人說,
如果誰死了還是童子身,那在下邊還得打一輩子光棍,見不著自己的親人,我…
我老牛還想見我那媳婦,我還想見我爹娘,我不想死也是個孤塊野鬼呀,我……
嗚嗚……”
  爸爸說到激動之處,不禁哭了起來,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他落淚,想過幾天
就要和他分離,畢竟做了十幾年父子,也不由得怅惘萬分。
  “方老師。”
  爸爸流了一把淚,又接著說:“方老師,你別介意,我們農村人,有什麽說
什麽,我這一說完,心里也舒坦了,你不要往心里去。”
  “老牛,我理解,誰也不想孤單一輩子的。”
  兩人突然都沈默了,我只看到碧如老師在急促的搓著手,似乎在下很大的決
心。
  “方老師。”
  還是爸爸先說話了,“時候不早了,你回去吧,到外頭跟小明講清楚,我想
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碧如老師應了一聲,本能的站起了身子,我一驚,正想著是不是躲起來逃避
這個突如其來的現實,就看到碧如老師突然回過頭去,對爸爸說:“老牛,我…
  我想過了,我也是個過來人了,我……只要你不嫌我,我……今晚就給你,
讓你下輩子心里也踏實些。“
  一瞬間,爸爸呆住了,門外的我也呆住了,打死我我也不會想到碧如老師會
這樣。
  “不,不,方老師,你不能這樣,我只是說了我的心里話,我不想別的,你
不能這樣,我牛國民一個農民,不值得你這樣做,不能……”
  碧如老師平靜地說:“老牛,我是真心實意的想幫你,小明蒙你照顧了這麽
多年,我……這個做母親的無以爲報,只能……”
  碧如老師說著,就走到爸爸的床前,坐在了床邊上。
  我只覺得腦門一熱,馬上就要沖進去,但在我擡腳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爸
爸那張清瘦而蒼老的臉,我一下就頓住了,這是多麽純朴的一個人呀,他只是不
加掩飾地說出了他的心里話,我又能怎麽樣呢。
  他是我的爸爸呀,我矛盾極了,我同情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可是我又妒忌這
即將發生的一切,我該怎麽辦呀。我的腦子里一片茫然。
  “方老師,你不能這樣!”
  爸爸的聲音都哽咽了。
  碧如老師主動的握住了爸爸的手。
  “老牛,別說了,我已經決定了,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老天會贊成我這
樣做的。”
  她說著,低下頭,平靜地解開了襯衣上的鈕扣,我看著她很自然的脫去了衣
服,很自然地解掉了胸罩,兩座豐滿的乳峰跳了出來,挺立在爸爸的眼前。
  那潔白的肌膚,鄢紅的乳頭。
  我仿佛覺得她幻化成了一個女神,我忽然間明白了,也許這正是女性偉大的
地方,也許這正是碧如老師偉大的地方。
  爸爸的喉結一上一下的跳動著,他的雙手都哆嗦了,本能的舉了起來,但是
卻停在了半空,不敢再動,他也許不願亵這位美麗的老師,但他的雙眼直盯著碧
如老師美麗的胸部,不知如何是好。
  碧如老師咬了咬嘴唇,溫柔的抓過了爸爸的雙手,把它們按在了自己的乳房
上,並帶著它們揉動起來。
  “方老師……”
  爸爸想要把手抽回來,但當他觸到碧如老師那光滑的肌膚時,他還是忍不住
按了下去,在碧如老師的帶領下,他的雙手就這樣揉呀揉呀,象和面團一樣撫弄
著老師的乳房,過了一會兒,爸爸終于嗚咽了一聲,把頭埋入了碧如老師那豐滿
的胸部中。
  貪婪地吮吸起來。
  我就這樣呆呆地看著他們兩個人半坐在床上,相互抱著,我只覺得我的生理
上也起了變化,我盡量寺抑制自己的欲望,但這些欲火還熊熊地燃燒了起來。
  我聽到屋里的呼吸聲越來越重了,碧如老師輕輕地推開了爸爸,站起身來,
解開了自己的褲帶,她曲起腿,把褲子從身上褪了下來,然后又毫不遲疑褪下了
身上的最后一絲遮掩——那條粉紅色的內褲!
  爸爸就象是個泥塑一樣定在了那兒,眼睛中放射也異樣的光芒,直射向碧如
老師的雙腿之間,這個可憐的人,這可能是他第一次見到女人的私處。
  碧如老師走了過去,到了床上,爸爸這時才回過神來,他趕緊慌手慌腳的脫
下了自己衣服和褲衩。
  他的身子很瘦很黑,肋骨都能看得見,這個可憐的老男人!
  整個就個老樹干似的,和碧如老師那豐滿而潔白的肌體形成了鮮的對比,他
的胯間之物也立了起來,青筋直暴,象根樹枝一樣。
  碧如老師坐到了爸爸的腿上,輕聲地說:“老牛,你身不好,讓我來吧!”
  爸爸依言躺了下去,碧如老師用手扶住了爸爸的陽物,然后坐過去,讓龜頭
   
    頂在了自己的陰道口上,她咬起嘴唇,慢慢地扭動著腰身,一步步地把爸爸的陽
具引導到小穴中去,我看著她銀牙緊咬,知道她一定有點痛。

  因爲他們沒有調過情,性物一定還很干澀,當龜頭進入到碧如老師的陰道內
的時候,爸爸激動得“呀”的叫了起來,他的額頭上青筋直暴,臉紅紅的。

  碧如老師扶著爸爸的陽具,就這樣扭呀扭呀,那個老樹根一樣的陽具慢慢地
插入了陰道之中,直至最后終于全部沒入其中。

  碧如老師“啊”的長出了一口氣,累得趴在了爸爸的身上。

  這時候,那個病躺在床上的老男人突然之間不知哪來了一股的力量,他雙手
摟住了碧如老師,干嚎了一聲,一下子翻身反撲到了碧如老師身上,把碧如老師
壓在了身下,那動作靈活得象一只鹿!

  “啊,老牛,你輕點,當心身子。啊……啊……”

  碧如老師不由得呻呤起來,但是這個老男人已顧不上這許多了,他的生命突
然之間煥發了生機,他象換了個人似的,充滿了力量,他快速地運動著,本能地
用力抽動起來。

  “啊……啊……”

  他身下的碧如老師卻痛得呻吟起來。

  “輕點呀……啊……不……輕點……啊……”

  爸爸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抽插得也越來越快,碧如老師的小穴中開始有了淫
水,聲音也就漸漸地下去了,我看見她咬著牙,扭動著身子配合爸爸的動作,這
個老男人象有無窮的精力似的,一刻也不休息,象一頭強壯的公牛,不知疲倦地
開墾身下的土地。

  汗水已經布滿了他們的全身,爸爸的身上閃著銀光,汗珠還順著他的手臂流
到了碧如老師的乳房上。

  我身上的火也在不斷地燃燒,我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向了褲衩,握住了發硬的
陽物,隨著爸爸在床上的節奏上下揉搓起來,我想象著伏在碧如老師身上的就是
我,一陣陣快感傳向了身體的各個部位。

  爸爸忽然間大動起來,喉嚨中發出含糊的怪聲,我知道他不行了,果然,又
抽動了十幾下之后,只聽他突然大叫了一下,整個上身都直挺了起來,他的下身
使勁地往碧如老師身上壓去,一動不動的,這個動作持續了十幾秒,然后他象山
一樣轟然倒塌了下去。

  我的手上也加快了速度,終于高潮來了,我用力的把精液射向了木門。

  整個屋子一下子靜了下來,只聽到沈重的呼吸聲……

  不久,碧如老師坐了起來,開始穿上自己的衣服,爸爸就這樣靜靜地身在床
上看著她,不各該說些什麽,等到碧如老師穿好了衣服,爸爸突然哭了起來,這
是他今天第二次哭了。

  “方老師,我牛國民這輩子都會記得你的。”

  “老牛,別這麽說!你快收拾一下,我不想讓小明看到。”

  我只覺得全身一絲力氣也沒有,今天經曆的事太多了,我都無法承受了,我
控制不住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

  屋里的人驚叫了一下,他們沒想到我會在外面,碧如老師急匆匆地跑過來,
拉開了木門,就看到了癱坐在地上的我。

  她看著我,眼睛中一下就泛起了淚光,她的表情很複雜,我一點都讀不懂,
我只是木木地看著她,腦子里一片空白。

  她的嘴唇動了幾下,想說什麽又說不出來,我們就這樣對視了很久,她終于
向前走了一步,來到我的跟前。

  她的淚水奪洭而出,她一把抱住了我,哽咽道:“小明,我的孩子,我可憐
的孩子……”

  “孩子?!”

  我的腦海中機冷了一下,孩子?我……她就是我的親生母親……我最愛的碧
如老師,她就是我的親生母親?????!!!!!!

  不不不,這不是真的,她是我的碧如老師,她不是我的媽媽。我不能接受,
我不能接受!我一下子掙脫了她的懷抱,轉身撒腿就往跑。

  “小明,別跑,你聽我說……小明”

  碧如老師也跟著追了出來,但是我毫不理會,我只管往前跑,雖然我也不知
道要跑到哪去。

  爲什麽?爲什麽?爲什麽她就偏偏是我的母親呢,我不信。我也不要她做我
的母親,我只要我的碧如老師!我發瘋一樣的在黑暗中朝前跑,兩邊的樹影不斷
的從身邊掠過,遠遠的身后,還可以聽到碧如老師的呼喊聲。

  我跑呀跑,一直跑到了河邊,再也沒有路了,我想也沒想,一個猛子就扎入
了河水中,冰冷的河水一下就把我給吞沒了……

  我在水里泡了很久,身體直凍得發抖,最后,我硠硠跄跄地到了岸上。?

  我一上岸就看到了她——碧如老師,或者應該說是我的母親,她就站在岸邊
的草地上,看到我,她欣喜地跑了過來,一把將我摟入了懷中,就象一樣母親摟
她的孩子那樣。

  我靠在她的懷中,我忽然有種很溫暖的感覺,“小明,我的孩子,你不要這
樣。這些年讓你受苦了,媽媽媽對不起你,我可憐孩子,我自從第一天見到你就
有種親切感,沒想到你就是我的兒子,我太高興了,真的。過幾天我就帶你回北
京,我要帶你去見你的爸爸,我們要好好的痛你。”

  “不,我不相信。”

  我急得哭了起來,“老師,我不要你做我的媽媽,我要你做我的老師,我愛
你”

  “別這樣,傻孩子,我真的是你的媽媽,你不要哭了”碧如老師柔聲的安慰
我。

  我一下子沖動起來,突然一下把碧如老師推倒在了草地上,我撲了上去,瘋
狂地撕扯她的衣服,“不,你不是我的媽媽,你是碧如老師”我亂叫著,用力地
拉著她的襯衣。

  “不要這樣,小明,不要啊,你聽話,我真的是你的媽媽,你剛才肯定也聽
到了,不信你回去問你爸爸,小明!”

  碧如老師掙扎著,她拚命的阻擋我的雙手,但我還是抓到了她的衣領,我用
力的往下拉,把她的上衣都給扯破了。

  “不行,小明,我是你媽媽,你不能這樣。”碧如老師急得大叫起來。

  “可是,我們已經這樣過了!!!”

  我也大叫了起來,她一下就愣住了,雙手頓在那里,我趁機把她的襯衣給扯
了下來,露出了她潔白的腹部,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我已經把她的胸罩也給扯了
下來,看到了她那對飽滿的乳房。

  “不!”

  她一下把雙手護在胸前。

  “小明,我……我們不能在這樣了!”

  “我不管,老師,我愛你,我想要你,我現在就要!”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總之我是失去了控制,其實在我心中早已承認她
是我母親了,但是情欲還是戰勝了理智,我急切的想要她,想要發泄這一天以來
我所經曆的所有的郁悶,我要瘋狂地去占有她,我的碧如老師,我的母親!

  我粗暴地抓開了她擋在胸前的雙手,把它們死死地按在地上,我低下頭去,
毫不客氣地含住了一只乳頭,大力吮吸起來。

  她好象也被我的舉動嚇呆了,她的防守絲毫擋不住我的進攻,畢竟我是一個
血氣方剛的男人呀!

  “小明,你不要這樣,不能這樣呀!”

  她的聲音哽咽了,我擡起頭,看到她的眼中噙滿了淚水,但是我管不了這些
了,我已經被欲火燒得失去了理智,我貪婪地咬著她的乳頭,雙手在她身上亂摸
一氣,右手甚至還探入了她的褲子之中,去摳弄那飽滿的陰戶。

  “不要啊,小明……不要這樣……”

  碧如老師急得快要哭了。

  可我還是一味地在她的身體上胡來。

  漸漸的,她的力氣用完了,終于,我聽到她歎了一口氣,整個身子一下就軟
了下去,她屈服了!我忙不叠地站起來,迅速的褪下了她的長褲和內褲。

  月光下,草叢里,她的胴體泛著迷人的白光,這讓我想起了月光下那個讓我
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雪白的屁股,她的胸口一上一下地起伏著,她還是用一種複
雜的眼光看著我。

  我仔細地端祥著她的身體,無一處不誘人,真是上天的杰作,誰能想到這是
個四十來歲的中年婦人呢,真是太美妙了。

  就在這月光下,碧如老師的身體又有著另一番的韻味!

  她的胸口一上一下地起伏著,她還是用一種複雜的眼光看著我,有羞怯、有
憐愛、還些許的無奈,但是她沒有說什麽,只是那樣的看我,我也盯著她,我真
的擔心這時候我會突然的放棄,因爲她畢竟是我的母親呀!但是還好我沒有,我
脫了自己的衣服,赤裸著,撲向了地上的碧如老師,撲向了我的母親……

  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熱情地張開了雙臂迎接我,就象一個母親那樣,我把
頭埋入了碧如老師——我母親的懷中,享受那溫熱的胴體給我帶來的快感,世間
的一切仿佛都消失了,什麽也不存在了。

  只有我們兩個,我和她,我的碧如老師。

  我吻到了她的嘴上,她張開了嘴,我貪婪地吮吸著她的香舌,她是那麽的柔
軟,那麽的甜美,我久久不願離開。

  我們就這樣擁吻著,互相地吮吸,我們在草地上翻滾,草叢里的小螞蚱都被
驚得跳了起來。

  良久良久,我們的嘴才分開,我看了看我的母親,她雙頰暈紅,呼吸急促,
她的眼中充滿了憐愛,她也看了看我,終于幽幽地說道:“來吧,孩子,我永遠
都是你的碧如老師。”

  那一刻,我感到我升入了天堂,我分開了媽媽的雙腿,把陽具頂到了她的陰
道口上,那里已經很濕了,還殘留有爸爸剛才的精液,一想到這我就更激動了。

  “碧如老師,我來了。”

  說著,我用力一挺,整個陽具一下子就盡根沒入了她的小穴中!

  “啊……”

  碧如老師把腰挺了起來,讓我的陽具能更加深入其中,她主動地環住了我的
腰,扭動著她那微微發福的腰肢,配合著我的抽插,我又一次回到了那熟悉的地
方,那里又熱又濕,兩邊的嫩肉緊緊的包著我粗大的陽具,爽到了極點。

  我賣力地挺動著,幾十下之后,她開始呻吟了。

  “小明……好……小明,我的好孩子……”

  “碧如老師……”

  “小明……啊……啊……”

  就這樣,在這空曠的原野上,我們自由的交合著,我們抛開了一切的倫理常
綱,盡情地享受著這美妙的時刻。

  我們從一頭翻滾到另一頭,不停地交換著體位,一會我在上,一會是碧如老
師在上,我發現這一夜我特別持久,我雖然干得很猛,一次次得直抵她的花心深
處,但卻沒有絲毫要射出來的感覺,我瘋狂地插著她的小穴,久久不射,她的淫
水流得我滿腿都是。

  一個是氣喘如牛!

  一個是媚眼如絲!

  一個瘋狂起伏!

  一個抵死迎合!

         我們母子倆就這樣激烈地交合著……

  終于,在她泄了兩次身之后,我也把我的精液盡數射入了碧如老師——我母
親的體內!

  我們相擁著,在草地上沈沈地去……

                ……

  半夜,當我凍醒的時候,我發現碧如老師正抱著我,讓我把頭枕在她溫暖的
懷中,她那件破了的襯衣就披在我身上,而她則赤裸著上半身,我的胸中湧過一
股熱流,我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

  “媽!”

  我終于忍不住叫了起來,然后緊緊地抱住了她冰涼的身體!

  “小明!”

  媽媽也忍不住哭了起來:“我的孩子,我等這一天足足等了十幾年啊”

  我就這樣緊緊的抱著媽媽,盡量讓我的體溫去溫暖她的身體,不知不覺中,
我們又倒在了草地上,我忍不住去吻她的嘴,媽媽熱情地回應了我,我的陽具又
硬了起來,我褪下了她的褲子,她溫順地張開了雙腿,我用力一插,陽具又回到
了母親的體內。

  于是,我們又一次在草地上熱烈的交合起來,我急切地、猛烈地、一次次將
我的陽具插入到媽媽的體內,享受著這禁忌帶來的難言的快感……

  這一夜我們做了好多次,好象明天就是世界未日一樣,在那個小河邊,就只
有我們母子倆赤裸的身影,我一次又一次的把我的精液射入媽媽的體內,回歸到
母體之中,我愛你,我的碧如老師,我的母親……

    小河的那一次瘋狂之后,我終于和媽媽相認了,幾天之后,北京來人把我們
接走了,那一天,全村的人都來送行,場面很浩大,我們都哭了,望著遠去的山
村,我感慨萬千,不知何時才能再回來看看。

  畢竟這里有養育過的養父,有關心過我的鄉親們,還有和媽媽那一次次難忘
的經曆……

 我的家在北京軍區的大院里,那是一棟兩層的小洋樓,樓前有一片很大的草
坪,當我下了車,站在樓前的時候,我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我居然可以住
在這麽大的一棟房子里。

  我站在那兒,久久挪不開步,直到媽媽推了推我:“小明,別發愣了,這就
是我們的家,快進去吧!”

  隨行兩個解放軍叔叔上來提著我們的行李就往里走,于是我跟著媽媽沿著草
坪上的小路向小樓走去。

  這時候,小樓的門突然打開了,幾個人湧了出來,前面的是個微胖的中年婦
女,后邊跟著一個年輕的姑娘,再往后,就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他穿著一
條綠軍褲,一件潔白的襯衣,走起路來虎虎生威,我一看到他,心就不由得怦怦
地狂跳起來。

  “碧如,可把你給盼回來了!”

  前面的那個中年婦女搶先一步沖了上來,一把抱住了媽媽,“嗚嗚”地哭了
起來。

  “四姐……我真的好想你們呀……”

  媽媽也一下忍不住哭了起來。

  “媽!”后邊那個年輕的姑娘也跑了上來,撲到了媽媽和四姐的中間,跟著
哭了起來,看著三個女人摟成一團,哭成一團,我站在邊上,不知所措。

  那個中年男人走了上來,媽媽分開了其他的兩個女人,快步地迎上前去,中
年男人和媽媽在對方的面前站住了,我看到媽媽的嘴唇動了幾下,但是沒有說出
話來,中年男人張開了雙臂,媽媽一下子就撲了過去,登時嚎啕大哭起來。

  “鋼!我……”

  “小如……別哭了……”

  媽媽抹了一下眼淚,突然叫道:“呀,我都忘了給你們介紹了,你們看”

  她說著,就轉向了我說道:“鋼,這就是我在信里跟你說的,我們的孩子,
小明!”。

  所有人的眼光都轉向了我,我一下就成爲了焦點,我的心又是一陣的狂跳,
中年男人走了過來,眼神直盯著我的臉,我只覺得他的眼光中也有著某種力量,
他的眼中噙滿了淚水,他臉上的肌肉跳動著,顯示出內心的激動。

  當時周圍很靜,我聽得到他的心跳聲,我不由得打量了他,我覺得他的臉很
熟,好象我是天天見到的,但是在哪見過昵,我又想不起來了。

  他忽然跪下身來,雙手很有力地抓住了我的雙臂,抓得我隱隱生疼。

  “小明?你就是小明,你真的……真的還活著,我的孩子。”

  我不知所措地站著,不知道該說什麽,只是本能地點了一下頭,就聽到媽媽
在一旁哽咽道:“小明,這就是你的親生父親,快叫爸爸!”

  我張開了口,只喊出了一個音——“爸”。

  中年人就一把把我攬入了懷中,放聲大哭起來,“小明……”

  所有的人都哭了,我受到了感染,鼻子一酸,也掉下淚來……后來我知道,
這就是我的父親——北京軍區第二集團軍副司令員,王鋼少將。

  再后來的事我不用多說了,總之除了幸福的淚水之外,沒有別的,那是一個
很感人的場面。

  我認識了我的家庭成員:除了爸爸媽媽之外,還有兩個姐姐,大姐王小敏,
在軍區的醫院工作,今年二十三歲,嫁給了軍區的一位炮兵團長,二姐王小彤,
今年二十歲,她是在我回家后前幾天才從醫院里出來的,去年她被造反派打傷了
腳,現在還一直坐在輪椅上。

  兩個姐姐都繼承了媽媽的漂亮,大姐生性活潑好動,體態豐腴,性格象爸爸
一樣風風火火的,二姐沈默文靜,繼承了媽媽的大部份氣質,由于常年生病,她
的身體纖瘦,顯得楚楚動人。那個中年婦女是我們家的保姆,我們都叫她四嬸,
她以前還曾是媽媽的丫環呢!

  后來幾天的日子里,我都沈浸在幸福之中,我一輩子都沒這麽高興過,所有
的人都很疼我,他們好象爲了補償這麽多年來所不能給我的關愛,特別的寵我,
我過著象小皇帝一樣的生活。

  媽媽爸爸和姐姐們都教我很多東西,教我學習,教我體育鍛煉,二姐甚至還
教我畫畫。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我已經淡忘了以前鄉村里的生活。

 但是日子久了,我忽然間覺得生活好象少了一此什麽似的,媽媽平時對我很
好,但家里沒有別人的時候我總覺得她在回避我,她常和四嬸一塊出去買菜,把
我一個人丟在家里。

  她甚至不會和我多說一句話,爸爸的工作是很忙的,常常不回家,二姐又經
常到醫院做理療,大姐是嫁了人的,很少在家里,那時候學校還沒有恢複上課,
文革還在繼續,爸爸也不讓我外出,我就只能呆在家里,偌大的一個家,就只有
我一個人,我回憶起在農村時的點點滴滴,心中不免又泛起了漣漪……

  那天夜里,我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我忍不住了,冥冥中又想起月光下那
個雪白的屁股,我的全身都熾熱起來,于是我決定到廚房里去喝點水。

  整個大房子靜靜的,大廳里只有過道上有一盞昏暗的壁燈的,我看到爸媽的
房中透出一絲的燈光,我心下一動,不由自主地就往他們的臥室走去,我蹑手蹑
腳地來到臥室。

  太好了,門居然沒有鎖,我壯起膽子,悄悄地推開一點,透過這一點門縫,
剛好床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當我往里噍的時候,呼吸一下就緊了起來,爸爸和媽媽都光著身子躺在大床
上!

  媽媽俯臥在床上,全身赤裸,動人的曲線清晰可見,光潔的后背和圓潤的臀
部在昏暗的燈光下泛著誘人的光澤!我已經很久沒見到媽媽的胴體了,我真恨不
得馬上就撲上去,盡情地發泄一通!我才發現,我是如此的需要她。

  爸爸也是赤裸著身子,皮膚微黑,看上去很有力度,他坐在媽媽的身邊,面
對著門口,我可以看到他那垂在胯間的家夥,它還沒有起來,但是挺大挺粗的,
起來的時候一定不得了,一定能讓媽媽很快樂,想到這,我不由得妒忌死了。

  爸爸輕撫著媽媽那光潔的后背,媽媽臉上露出很惬意的表情,她閉著眼睛,
靜靜地享受著,爸爸的手來回地在媽媽的身上遊走,從她的脖子滑向她的背,滑
向她的圓臀,滑向她的大腿……

  他們的呼吸急促起來,爸爸的陽具開始脹了起來,但是好象還不是很充分,
他趴到了媽媽的背上,一支手扶著陽具,把它從后面頂到了媽媽的雙腿之間,然
后開始試圖插入媽媽的小穴中,但是弄了半天,好象還沒弄進去。

  我看到他急得滿頭大汗的,終于他歎了歎一口氣,仰躺在了媽媽的身邊,說
道:“唉,真是人老不中用了!”。

  媽媽翻過身來,坐了起來,柔聲說道:“你呀,誰說你不中用了,別急嘛,
你越急越不行,來,鋼,讓我來幫幫你。”

  媽媽說著,就看到她伸出右手,纖纖細指握住了爸爸的陽物,上下地套弄起
來,左手還溫柔地撫摸著爸爸的胸口。

  “怎麽樣,鋼,是不是有點感覺了?”

  “還是老婆對我好啊!”

  爸爸戲谑地說道,說著,他也伸出了雙手,抓住了媽媽的乳房,用力的揉搓
起來。看到媽媽的乳房,我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我好想再能摸一摸她們,感
覺一下那種柔軟的味道。

  兩個人就這樣相互地撫弄著,爸爸的陽物漸漸硬了起來。

  “好象可以了,你快點!”

  媽媽說著,躺在了床上,爸爸迅速地伏了上去,媽媽把雙腿盡量地分開,雙
手握住爸爸的陽具,往自己的陰道里引,爸爸雙手撐在床上,扭動著腰,拚命地
往媽媽的下身插。

  “啊,好啊……”

  媽媽呻吟了一下,我知道爸爸進去了,他的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他喘著粗
氣,下身用力地連挺幾下,整個陽具全部插入了媽媽的小穴中。

  “好啊,行了!”

  媽媽興奮地摟住了爸爸的脖子,爸爸于是開始大動起來,“撲哧撲哧”的聲
音在臥室里響了起來。

  媽媽的欲望好象很強,她主動地扭動著腰,去迎合爸爸的插入,神情顯得很
急切,這也許是她回來之后第一次和爸爸做吧。爸爸的表情則不一樣,他顯得很
緊張,牙齒緊咬著下嘴唇,插了十幾下之后,他不敢再動了,只能任由媽媽主動
地的磨擦他的陽具。他甚至用手按住媽媽的肩膀,不讓她動得這麽厲害。

  但是媽媽好象已經進入了狀態,她沒有體會到爸爸的用意,她閉著眼睛,沈
浸在快感之中,她真的太需要了,她急切地扭動著,希望能獲得更大的快感。

  “啊……鋼……啊……用力呀,啊……”媽媽呻吟著“啊……啊 ……快點
呀,啊……鋼”

  “小如……小如……”爸爸也激動地叫了起來,他突然加快了動作。

  “小如……我……我不行了……小如……啊……”

  爸爸的喉嚨里低吼了一聲,整個身子一下直了起來,“啊啊……啊”幾聲干
嚎之后,爸爸重重地倒在了媽媽身上,這時候,媽媽的腰還在不停地扭動著,希
望還能再來幾下。

  但是爸爸的陽物已經軟了下來,媽媽的動作一過大,那個東西就從陰道里滑
了出來,垂在了爸爸的胯間……

  一陣喘息之后,只聽到爸爸歎了一口氣:“唉,不行啰,老了,真的是不行
了,唉,小如,我……”

  媽媽一下捂住了爸爸的嘴:“得,別說了,你呀,都什麽年紀了,能這樣已
經很好了,別想那麽多了。”

  “要不我學學林彪,用些藥?”爸爸開玩笑地說。

  “好啊…………你用吧,象他一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我就不用理你了。”

  媽媽說。

  “好了好了,不用,都聽夫人的,我是部隊的領導,你是領導的領導。”

  爸爸說著,頓了一下,雙手捶了捶腰,歎道:“唉,要不是美國佬的炸彈在
我這兒留了點紀念,我呀,嘿,想當年我們才結婚那會兒,我……”

  “得了!”

  媽媽一下打斷了爸爸的話,笑道:“誰不知道你當年厲害,這麽大個人了,
還說這些,你呀,好好休息吧,我到下面廚房去喝點水,你先歇著啊。”爸爸點
了點頭,翻過身去睡了,媽媽披上了睡袍,向門口走來。

  我一驚,趕忙一陣小跑躲到了一邊,媽媽出來了,她掩上了門,下了樓,廚
房就在樓下,她穿過大廳,不一會兒,廚房的燈亮了起來,我想了想,于是站起
來,也朝廚房走去。

  媽媽就在廚房里,正端著杯子在喝水,燈光下,她的一襲長發披在肩上,絲
制的睡袍裹著她那成熟的胴體,她穿了一雙棉拖,露出半邊白晰的腳,她永遠是
那麽的迷人,想想她和爸爸做愛時那種饑渴的神情,我不由得熱血澎湃。

  “小明!”媽媽看到了我,“這麽晚了,還沒睡?”

  “唔……”

  我支支吾吾的“我……我……口渴,我來……來喝點水。”

  “行,那你要早點睡啊,明天早上起來,爸爸帶你和姐姐她們到公園玩。”

  “好……的!”

  我說著,不自然地走了過去,隨手抓了個杯子,裝著在那倒水。

  媽媽喝完了水,“小明,我走了,你待會早點睡,知道嗎?”說著,她轉身
就要走,我只覺得腦中一熱,我趕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在媽媽經過我身過的一
瞬間,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小明……”

  媽媽嚇了一跳。轉過臉來看著我,我的眼中充滿了一種期待的神情,她旋即
明白了,“小明,你放手呀,不要這樣,這是家里。”

  我知道如果這一次我放手,那下一次機會不知要等到什麽時候,我緊緊地抓
著她,不放手。

  “媽,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你爲什麽不理我了?”我說著,鼻子一酸,差
一點就哭出來了。

  “小明,不要再這樣了,我知道你愛媽媽,媽媽也愛你呀,可是那種愛是母
子之間的愛,你懂嗎!我們現在是在家里,在這里我們是母子,家里還有爸爸,
有姐姐。”

  “可是,媽媽,我是真的愛你,我……我總是想你……想要你,你知道嗎,
我一直在忍受著,我很痛苦,媽媽!”

  “小明,好孩子,我知道你的感受,可是,我們……我們畢竟是母子呀,以
前……以前我們可能都錯了。”

  “不!媽,我們沒有錯,我知道你也愛我,我們沒有侵犯任何人,也沒有背
叛任何人,我們沒有錯,媽。”我越說越激動,一下把媽媽拉了過來,緊緊地抱
住了她。

  “不要這樣,小明!”媽媽拚命地掙扎起來。

  “媽,我想要你,你就給我吧!你忘了我們在小山村里的情形了嗎?”

  摟住了媽媽的身軀,我受不了了,我知道我必須要發泄一通,我真的太需要
她了,從小山村里出來有一個多月了,我已經受不住了。

  我用力地夾著媽媽的身體,不讓她動,雙手伸到她的睡袍里,她里邊什麽也
沒有穿,我一下就抓住了她的乳房,用力的捏了起來。

  “不行呀……小明,不要這樣。”媽媽急得汗都冒了出來。

  可是我一點也不松手,我抓著她的乳房拚命地揉著,兩個手指還捏住了她的
一顆乳頭,她的呼吸一下就緊了起來。

  “小明,放手呀……”

  我吻上了媽媽的臉頰,她拚命地擺著頭,不讓我得逞,但是我用一只手抓住
了她的后項,強行地吻了過去。

  我咬住了她的耳垂,喘著氣,在她耳邊說道:“媽……我……我真的很想要
你,你……你還記得我們在小河邊的那一晚嗎?”

  媽媽的身體震了一下,我繼續親吻著她的耳垂,她的身體一下酥軟了,輕輕
地顫抖起來。

  臉上也飄起了一朵紅云,她剛才和爸爸的時候沒能得到滿足,現在她的欲望
又被我撩了起來,我知道她也一定也想要了。

  “媽媽!”

  我趁熱打鐵地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說過永遠都愛我的,給我吧。”

  “小明……媽……媽給你,但是你永遠不能讓你爸爸知道,好嗎?”她終于
轉過身來了。

  “媽……你放心,這永遠是我們之間的秘密。”

  我熱切地望著她,燈光下的她的多麽的誘人,四周死一般地寂靜,我們能聽
到彼此的心跳聲和呼吸聲,她向我擡起了頭。

  豐滿的雙唇嬌豔欲滴,我吻了上去,這一次媽媽的唇柔軟了許多,而且微微
的張開著,吐出了她的香舌,我一下吮住了,我們的舌頭拚命地糾纏在了一起,
她那溫暖而柔軟的身體緊貼在我的身體,我的陽具馬上就挺了起來,就這樣頂著
了她的小腹。

  天啊,她肯定覺察到了!而且她的隆起的乳房也緊緊的貼在我的胸上。我只
覺得天旋地轉,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我們的呼吸越來越沈重了!

  終于,我推開了媽媽,把她推到了餐桌邊上,讓她背對著我,她的雙手扶在
餐桌上,我掀起了她的睡袍,她里邊什麽也沒有穿!

  圓潤的臀部和修長的大腿就呈現在我眼前,天啊,我又一次看到了她們!這
就是這一個多月來我所夢想的呀。

  我跪下去,激動地撫摸著那豐臀和大腿,媽媽的肌膚尤如緞子一般地光滑,
我已是開始親吻媽的大腿,並且不斷的上移。接觸到的肌膚是讓人感到愉悅的光
滑,非常的柔軟,而且結實。

  過了一會,我的手慢慢的移到媽的大腿的上側,輕撫著她的臀瓣,而這時,
我的吻也已經移到了她的高高掀起的裙腳處,還不斷的把它推到更高處,我想我
已是置身于天堂了!我正在親吻著我夢想中的媽媽的美麗的大腿,我吻到了大腿
的最高處,我看到了媽媽的陰戶,它就是離我的眼睛不到五公分的地方。

  雖然廚房的燈很暗,但是我還是能清晰地看到,兩邊是深色的陰唇,一片烏
黑的陰毛叢中,有一條粉紅色的裂縫,因爲剛才的熱潮未退,所以還微微地張開
著,上面有一點淫水和一些濃濃的精液,就是爸爸留下的,我的心跳得更快了,
看著媽媽那迷人的陰戶,我全身都快要爆炸了!

  我站了起來,脫下了自己的褲子,我的老二挺得高高的,我把龜頭頂到了媽
媽那張開的陰道口上,雙手捧住了媽媽的腰。

  “媽媽,我來了”我心里大喊了一聲,接著用力一插,媽媽的陰道里很滑,
我一下子就把整個陽具都插了進去!

  媽媽的手一下抓緊了餐桌的邊緣,我想她一定很爽,但是她盡量不讓自己叫
出聲來,這畢竟是自己家里,爸爸還睡在樓上呢。

  我也不敢弄得太響,我抽出了陽具,然后再緩緩的挺動我的下體,讓我的陽
具一寸一寸的緩緩的插進媽媽的潮濕饑餓的嬌嫩的陰道里,直插到她的陰道的極
深處。

  我的睾丸頂到媽媽的柔軟的屁股上,媽媽的陰道里面真的好熱,幾乎是在燙
著我的深入的陽具,這種感覺是我從來沒有過的,實在是太美妙了。

  看著媽媽那高高挺起的屁股,差一點就泄在媽媽里面了,我深吸了一口氣,
開始緩緩的抽送媽媽的美麗的肉體,先緩緩的從她的緊緊夾住我的陽具的淫洞中
抽出,然后再盡根喂給她,抽送中,我能感受到她的緊緊的陰道中的每一寸的肌
膚,我不停地抽送著。

  陽具在媽媽的陰道里進進出出,媽媽也開始扭動著她的身體,配合著我的抽
送的節奏,腰部做活塞一樣的前后的律動,將她的小穴擡起或是放下。

  有時候她側過臉來,會看到她咬著她的嘴唇,她在盡量的不讓自己叫出來,
媽,你的小穴真是太美了!

  整個廚房里只聽到喘氣聲和肉體的撞擊聲,我的小腹一次次撞在媽媽的豐臀
上,我們象熟悉的夫妻那樣默契地交合。

  然而在此刻,在我和媽媽的這種不容于常理的親密的接觸中,我卻比以往任
何時候都更強烈的感受到我是她的兒子,是的,此刻和我正在做愛的,是我最愛
的媽媽!那夾著我陽具的陰道,也是媽媽的!這一切,足以讓我發狂。

  漸漸的,我開始比較大力的抽送,速度也開始加快,每次往里面插的時候,
都要比上一次更用力,而在已經深入到媽的陰道的極深處的時候,還要在里面研
磨。

  媽媽則象是和我是一個整體一般用她的腰和臀給我以發完美的配合,我的陽
具就象是處在火上,有種非常刺激的灼痛感,我用一只手緊緊的抓著媽媽的結實
的臀瓣,另一只則一直在愛撫媽的乳房,下身繼續著我的抽送的動作。

  一次次灌入媽媽的小穴之中。

  幾分鍾后,媽媽的喉嚨里開始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她甚至環過兩只手來抓
住我的屁股使勁地把我向她身上推,我知道媽媽的高潮即將來臨,我開始了我的
更快更有力的動作。

  媽媽則將她的屁股挺起來迎接我的抽插,忽然間媽媽挺起直了腰,雙腿緊緊
地並在了一起,把我的陽具夾得很緊,她的頭完全仰了起來,指甲也陷入了我的
臀肉中,我感到有一股熱熱的液體湧到了我的龜頭,我差一點就要射了。

  但是我不想這麽快就結束,我咬著牙,拚命地忍著,直到媽媽所有的陰精都
噴完了,我趕緊向后一抽,把整個陽具從媽媽夾緊的雙腿之間一下抽了出來,

  媽媽“啊……”地叫了一聲,腳下一軟,雙膝一彎,整個人一下就趴在了餐
桌上。淫水流滿了她的大腿。

  我使勁地掐住陽具的根部,不讓它射出精來,我的龜頭一跳一跳的,上面粘
滿了媽媽的陰精!忍了好一會兒,才把那股沖動給壓下去了。

  我走到餐桌前,媽媽還趴在那喘著氣,我溫柔地摟住了她的腰,把她扶了起
來,媽媽靠在我的胸前,看到我的老二還頂立著,不由得嗔道:“壞小子,還沒
吃夠嗎?乖,快回去睡覺吧。”

  可我下面還硬著呢,所以摟著媽媽不放,說:“媽,我還想要,今晚我要讓
你痛快地享受個夠。”

  媽媽在我頭上彈了個暴栗說:“就知道你會這樣,應該說是你享受個夠吧,
你爸爸還在樓上呢!”

  我趕忙涎著臉說:“媽,沒事的,他們都睡著了,不要緊的,來吧!”

  話沒說完,她已經被我抱起來,我關上了廚房的燈,向客廳走去。

  “小明,你瘋了,到客廳里來?”媽媽急忙要阻止我。

  “媽,沒事的,我看你在廚房里站得太累了,我要找一個好的地方給你。”

  “那也不能在客廳里呀,萬一……”

  “除了客廳,我想不出來還有別的地方,要不到我的房間去,就在你們的旁
邊”我笑道。

  “要死了你,盡欺負媽媽!”媽媽嗔道。

  “好了,待會我會向你賠罪的,我的好媽媽!”

  我抱著媽媽,穿過了客廳,來到客廳右角的一個地方,這里有一個長沙發,
借著過道里那盞燈發出的微光,我把媽放在了長沙發上,媽媽把睡袍脫了下來,
墊在了身下,她張開雙手,對著我招了招:“小明,快點吧,別讓人看到了”

  其實我也等不及了,我馬上伏到了媽媽的身上,她很自覺地分開了雙腿,我
就向媽媽那里插去。

  由于本來很濕,所以我很順利地就進入了,我使勁的抽插著,媽媽抱著我,
拼命的忍著不發出聲音來。

  但我插得又快又深,不久,她還是忍不住哼哼起來。我用力地弄著媽媽,眼
睛還不時緊張地望向二樓,我生怕爸爸這時候會起來,但同時這種偷情似的交合
又讓我感到無比的刺激。

  我一次次沖擊著沙發上的媽媽,一時間竟忍不住輕叫了一聲“媽媽”,媽媽
竟然“嗯”地應了一下,于是我又繼續叫著,我發現我每一次叫“媽媽”,身體
里就有一種要爆炸的感覺,太美妙太刺激了,于是我不停地輕聲呼喚著“媽媽,
媽媽……”。

  同時隨著喊聲一次次插入媽媽的體內,媽媽也受到了感染,本來已經很累的
她竟然又開始挺起腰部來配合我的歃入,而且她的小穴每挺起一次就象是一個小
嘴一樣吸一下我的陽具,那種感覺真是美妙得無法形容!

  我干得興起,干脆扛起了媽媽的腿,讓她的陰道更緊地夾著我的陽具,我咬
著牙又是一陣的猛插!!!

  漸漸地,我感到我的睾丸一陣發緊,知道我已經要達到高潮了,我輕聲呼喊
著:“媽媽,我要來了”。

  媽媽也是急促的喘息著,這時媽媽的臀好象是瘋了一樣,在我下面跳舞著,
瘋狂的節奏讓我難以想象是她那麽美麗的臀所能做出來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腰
間一麻,巨炮開始發射了,在媽媽的陰道里射出了我的熾熱的液體,燒燙著媽媽
的女體的內部。

  媽媽從她的鼻腔中發出一聲長長的歎息,她的身體在我的身下一下子變得僵
硬起來,接著是激烈的顫抖,身體象一張弓,把我們一起從沙發上擡了起來,我
們緊緊地擁在了一起,好一會兒,媽媽崩緊她的虹一樣彎曲的身體顫抖著,女陰
內壁的肌肉抓緊我的陽具,在我的陽具上盡情的痙攣著,媽媽就這樣和我一同達
到了高潮。

  她死死地咬著我的肩膀,不讓自己發出聲來,我卻痛得差點叫了起來。

                ……

  好一會兒,我們才從這失神的狀態中恢複過來,我和媽媽相互替對方拭去身
上的汗水,然后很快各自收拾好回房去了。

  那一夜的瘋狂之后,我對媽媽的愛戀不知不覺又深了一層,但是我們不能象
在小山村里時那樣盡情地享受情愛的快樂,畢竟這是在家里,家里還有爸爸,還
有姐姐們,而且,媽媽又是那樣的愛著爸爸,或許她對我更多的是一種憐愛,一
種補償,又或許是一種永遠說不清的東西。

  她盡量地在回避與我的性愛,盡量地在維持做爲一個母親的地位,但我卻不
一樣,我真的是很愛她,哪怕我已經從心里面承認她是我的母親,哪怕我象她一
樣敬重爸爸,我還是無法阻止自己一次次地沈淪下去。

  我不得不說我真的是很迷戀她,我的母親。
亞洲娛樂社群
http://sexmm520.com/
台灣省政府認證的優良論壇。

手機版|亞洲娛樂論壇→最有人情味的社群← - 重要聲明:本亞洲娛樂社群討論區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亞洲娛樂社群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於有關情形下,用戶應尋求專業意見(如涉及醫療、法律或投資等問題)。 由於本討論區受到「即時上載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亞洲娛樂社群論壇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上載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GMT+8, 2019-11-16 10:20 , Processed in 0.037834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